快捷搜索:  

对话澎湃货币闻总裁刘永钢:货币融资带来货币动力,澎湃将来将如何蝶变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元素。 字号 超大 大 标准 小 澎湃新闻迈上新征程。
8月8日,刚庆祝完8岁生日的澎湃新闻宣布,正式完成B轮融资:上海文化产业发展投资基金(简称“上文投”)独家战略投资4亿元,对澎湃新闻运营主体——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增资入股。增资完成后,上文投将成为澎湃新闻第二大股东。
在媒体融合转型发展步入深水区,面临诸多挑战之际,澎湃新闻这笔融资的到来,显得意义非凡。
“完成B轮融资,获得资金支持,可以让我们进一步加快业务布局,更重要的是,市场化运作的上文投的进入,对于澎湃新闻进一步深化改革,再一次澎湃前行,意义重大。”近日,澎湃新闻总裁、总编辑刘永钢在接受记者专访时介绍,融资带来的综合效应 “是比资金更加深刻、更加长久、更加自驱的变革动力”。澎湃新闻总裁、总编辑刘永钢 

澎湃新闻总裁、总编辑刘永钢 

“澎湃新闻这次融资成功,对于传媒行业来说,也是一个重大的正向激励。”刘永钢说,期望这次成功融资,能够助力澎湃进一步拓展商业模式,不断打开可变现价值的天花板。澎湃新闻将始终以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互联网新型主流媒体为基点,不断做优做强全链条内容生态服务商、更美好数字生活赋能者。
作为媒体融合转型发展的先行者,澎湃新闻于2014年7月22日正式上线。8年来,澎湃新闻不断迭代,始终是国内媒体融合转型的引领者,在传播力、影响力等各项指标上,稳居国内主流媒体领先地位。
澎湃新闻为何会在此时进行B轮融资?融资成功后,澎湃新闻将往何处去,未来将如何蝶变?媒体融合发展进入破壁期,新动能又在何处?来看刘永钢的回答。
澎湃新闻的迭代之路
记者:从互联网新型主流媒体到全链条内容生态服务商,这些年来澎湃为什么一直能活跃在媒体融合转型的潮头浪尖?
刘永钢:澎湃的出生和发展具备天时、地利、人和。8年前,根据中央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精神,在上海市委、市政府和市委宣传部的关心和推动下,在上海报业集 团的精心筹备下,我们以东方早报为基础整体转型启动了澎湃新闻,成为中国传统媒体进军移动互联网的标志性事件之一,也成为了中国媒体融合发展的标志性事件之一。
这8年来,在各界各方的支持和鼓励下,我们始终坚持守正创新,坚持主流价值观,同时紧紧利用最新的传播技术、手段和方法,让严肃的时政新闻变得好看耐看,让单调的文图表达变得丰富多彩,让单向的传播灌输变成为自觉互动。
我们也始终没有忘了媒体的初心,努力让媒体成为它本该有的样子,我们一直追随最新的技术,但也一直小心翼翼不被技术裹挟,不陷入形式主义的狂欢。我们还强调“结硬寨、打呆仗”,比如在今年的“大上海保卫战”期间,我们延伸服务边界,推出“战疫服务”矩阵,搭起了战疫服务、助企服务、就业服务三大平台,拿出了“钉钉子”的钻劲,为市民群众解决“急难愁盼”问题。
虽然澎湃似乎一直在潮头浪尖,但我们一直有很强烈的危机感,一直存在对不可预知和不确定性的焦虑。我们不知道技术会怎样演化,不知道用户的喜好会如何变迁,也不确定政策、技术、用户喜好三方面结合会产生怎样的聚合反应。我们的应对之道就是守正创新,借力和变革。为此,这八年来,我们从新媒体到全媒体、从平台化再到生态化,从内生扩张型到外生矩阵式拓展,进一步确立互联网新型主流媒体地位,并进一步转型为全链条内容生态服务商。我们也分别在2016年12月和2022年8月先后两次引入战略投资者,在获取资金支持的同时,更借力外部资源推动澎湃的内部改革。从内部来说,我们也一直在“折腾”,从战略、内容、变现到管理,一直在寻求应对变化的适应性。
B轮融资引进上文投
记者:正如您所说,8年间,澎湃新闻不断迭代,成为中国媒体融合发展的标杆之一,出于怎样的考虑,澎湃新闻启动B轮融资?是如何确定引入上文投作为投资方的?
刘永钢:2020年9月,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意见》,提出要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增强主流媒体的市场竞争意识和能力,探索建立“新闻+政务服务商务”的运营模式,创新媒体投融资政策,增强自我造血机能。
这也进一步坚定了我们的信心。我们更加确信,我们应该,也有能力,同时也非常期待,通过市场化的机制,通过新一轮融资,推动澎湃深化体制机制改革,进一步激发创新发展活力。
澎湃的本轮融资前后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应该说,在当下的大环境下,成功完成本轮融资殊为不易,但这可能也正好证明了澎湃的特性和价值。
澎湃这些年来,几乎在每年的7月,都会有新的产品或大的迭代,但是我们也越来越感觉到瓶颈的到来,澎湃必须突破自我,突破现有的模式,必须把自己置身于更广阔的背景中,也必须更勇敢更深刻地变革自己。媒体融合转型越是往纵深发展,越是需要新的推动力。
因此,我们非常期待通过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来推动澎湃新闻和市场结合得更近,对新技术跟得更紧,与新趋势贴合得更牢,并形成合力推动澎湃新闻超越自我继续前行。
之所以选择上文投,首先是因为理念上的深度契合,上文投团队对澎湃非常理解,充分认可澎湃新闻的独特价值和影响力,对澎湃的未来发展也充满信心。此外,上文投是上海市政府批准设立的产业引导基金,更是一支市场化运作的基金,他们对文化传媒的使命和理解,对澎湃的战略和资源协同,以及他们对澎湃的要求和压力,我们都认为是对澎湃的发展弥足珍贵的。
新项目新战略发布背后:澎湃一直在尝试出圈发展
记者:除了宣布完成B轮融资,澎湃新闻还发布了新一轮发展战略,5个涉及内容、技术、运营的新板块全面启动,澎湃新闻还同步启动了“中国城市文化品牌计划”、“新消费品牌合伙人计划”等政务、商务服务项目。新板块的全面启动,对澎湃新闻来说意味着什么?
刘永钢:“智媒开放平台”是澎湃新闻全新打造的智媒技术品牌,依托澎湃新闻的技术实力和转型经验,为媒体和内容行业提供包含内容生产、审核、分发、商业化全链路和生态化建设的一站式解决方案。
“澎湃明查”中英文网站平台将以网站为基础,辐射各大社交平台账号运营矩阵,动员广泛的、专业的社会力量共同参与核查报道,在核查报道中塑造一个真实的ƒ、多彩的中国。
澎湃新闻牵头发起的“数字内容生态实验室”,旨在打造集产学研用于一体的数字内容安全与治理研究与服务机构,开展内容生态演变机理及其调控对策机制研究,为数字内容生态创新与治理提供理论研究支持、决策参考和技术支撑。
与此同时,我们的中国城市文化品牌计划,将围绕城市IP打造,重估城市文化品牌价值,探索城市文化品牌塑造新路径,鼓励城市文化产品生产与投资,服务城市文化消费新圈层。新消费品牌合伙人计划则将赋能成长性品牌,伴随新消费品牌共同壮大,推动多重挑战之下中国制造的韧性成长。
对澎湃而言“不发展毋宁死”,因为我们没有任何躺平的理由和资本。这些新的板块和项目,就是我们始终坚持自我,同时不断寻找生机、寻求突破的努力和尝试。我们一直希望媒体要坚持做好媒体,同时媒体一定要超越媒体。
完成B轮融资,澎湃新闻将走向何方
记者:回到B轮融资,随着B轮市场化投资人的进入,对澎湃新闻未来的发展又会有怎样的重要意义?
刘永钢:Web3.0、NFT、元宇宙,正在深度影响着全球传媒生态的发展进程,澎湃新闻想做的事情很多,时不我待。
在这个当口,我们要通过资本化、市场化手段,在生产工具、版权素材、内容风控、聚合分发等赛道加速全面布局,进一步强化既有优势。还要持续创新变革,拓展更多发展空间,实践更多远景探索。
完成B轮融资,一方面是获得资金支持,让澎湃新闻的业务加速布局、规划加速实现、规模加速达成。更重要的是,上文投带来的市场化运作的要求和对未来发展的压力,必将更有力推动澎湃新闻进一步深化改革,再一次澎湃前行。
实际上,澎湃新闻从上线之初就确立了企业化、市场化的运行路径,2016年12月A轮战略投资者进入后,实质性推动了澎湃的运营变革,澎湃基本建立了互联网新型主流媒体企业的治理架构。但我们也感觉到,虽然架构是逐步建立起来了,但在企业文化和运行机制的内核还是没有实现根本性的改变,随着媒体融合转型进入纵深阶段,改革也进入到深水区,需要直面更多深层次的理念、文化、惯性和利益的冲突。因此,我们也期待随着B轮更加市场化投资人的进入,可以给我们带来新的推动力,我们相信,这种推动力比资金更加有效,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自我驱动的变革动力。对于澎湃新闻的长远发展来说,必须要有这种蓬勃的内在动力。
记者:澎湃新闻完成4亿元B轮融资,对于传媒行业融合转型发展有怎样的意义?
刘永钢:媒体融合转型进行到现在,大家都面临很多新的挑战。如果说2014年到2016年,很多媒体是在犹豫要不要从传统媒体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新媒体转型,现在大家面临的苦恼是:改革进入深水区,如何啃下“最难啃的骨头”。
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物理意义上、技术意义上的第一步融合转型,我认为基本上已经完成了。但这只是一个浅层次的转型,仅仅完成了介质上的转型,一定程度上让传统媒体跟上了时代步伐,提升了一定的影响力、传播力。
但媒体融合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当我们之前在感叹媒体和用户压根就在不同的房间里的时候,今天面临的情况是,虽然媒体和用户就在这同一间房间里,但大部分用户要么戴上了耳机,要么在私聊。主流媒体的融合转型仍然需要不断解决老问题、直面新问题。
另外,与之前晚报都市报兴起同步解决了发行量、影响力和营收不一样的是,现在的主流新媒体仍然没有形成稳定而有效的商业模式,仍然不能形成自我的良性可持续发展。
因此,澎湃新闻这次融资成功,对整个行业来说,是一个有正向激励意义的事件。这体现了顶层设计对媒体融合转型的坚定决心,也代表了资本和市场层面对于媒体融合转型的信心。我们也期望,这次成功融资,能够助力澎湃进一步拓宽商业模式,不断打开可变现价值的天花板,为整个行业蹚出一条路。
记者:展望未来,完成B轮融资后,澎湃新闻还有哪些新的发展计划?澎湃新闻未来会走怎样的一种路径,走向一个什么样的目标?
刘永钢:未来,澎湃新闻将会坚持深耕专业领域,立志打造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全媒体内容供应商、全链条内容生态服务商、更美好数字生活赋能者。从内容生产、技术支撑、平台建设、生态服务四个方面入手,全面强化澎湃新闻的内容供给力、舆论引领力、行业赋能力、市场竞争力。
我们一直强调“四化”和“三型”。“四化”是指主流化、平台化、生态化、全球化。
从主流化来说,澎湃新闻作为互联网新型主流媒体,面对不断变化的网络技术和传播格局,坚守主流价值观,不断创新语态和表达,持续输出“现象级”的新媒体报道,用好作品、好声音传播网络正能量。
平台化方面,2016年,Sixth Tone(第六声)英文传播平台正式上线;2017年,澎湃新闻“问政”官方权威政务平台上线;2018年,“湃客”平台上线,标志着澎湃新闻平台化方向的进一步探索。2019年,澎湃新闻推出了“澎湃号”频道,这个融媒内容聚合开放平台汇聚了政务号、媒体号和湃客号三大领域的优秀创作者、批量生产丰富的优质内容。
生态化方面,我们认为,媒体融合转型不仅是我们媒体自己的事,更需要整个链条中的参与者取长补短。所以我们跟业内的很多企业有合作,输出我们的能力,补充我们的短板,为澎湃新闻及内容产业相关单位运用新技术、新应用赋能,推动形成更大的内容生态矩阵。
此外,我们矢志要做全球性的媒体,这既是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的战略需要,也是技术进步促使新闻传播越来越超越国界的现实需要。
如果说“四化”是我们的方法论,那么“引领型”、“赋能型”、“全球型”这“三型”就是我们的目标了。首先,澎湃新闻要坚持做主流价值观的引领者,做公众服务的引领者,要做专业能力的引领者,做媒体融合转型的引领者。其次,澎湃新闻希望能够成为更多行业的赋能者和服务商,以媒体为基础,拓展内容和政务、商务服务的边界,深度介入互联网内容产业的各个环节,致力于更美好的数字生活。我们会把媒体融合发展,放到全球的坐标和整个互联网内容产业中去思考,坚定不移地推进,将澎湃新闻融入到数字时代的方方面面。我们还认为,全球化不可逆,向全球拓展,追寻更大的舞台,是必须的也是可能的。(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是冬冬 图片编辑:施佳慧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要举报 关键词 >> 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共有:833人留言! 共有:833人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