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捧回米国舞蹈节终身成就奖后,沈伟在巴黎忙什么

您的(de)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元素。 字号 超大 大 标准 小 沈伟接受澎湃新闻(xinwen)记者采访,聊一聊他(ta)的(de)获奖感受,以及新作《Summary》。(02:22) 创作、画画、看书、弹古琴、学法语,偶尔出去买买菜、跑跑步……电话(dianhua)那头,舞蹈家沈伟向记者描述他(ta)在巴黎的(de)日常,俨然一个藏身于闹市的(de)隐士。
7月中旬,54岁的(de)沈伟刚从美国舞蹈节捧回终身成就奖。
终身成就奖原计划2020年颁发,因为疫情延期到2022年。这个奖项创立于1981年,旨在表彰那些对(dui)现代舞做出卓越贡献的(de)编舞大师,是(shi)现代舞界的(de)终极名人(ren)堂。沈伟是(shi)罕见获此殊荣的(de)华人(ren)舞蹈家。
“沈伟既是(shi)视(shi)觉魔法师,也是(shi)技术创新者。”美国舞蹈节在颁奖词里这样评价:他(ta)的(de)作品巧妙地融合了东西方文化的(de)影响,不拘于文化艺术的(de)定义边界,无论是(shi)舞台、画布、电影还是(shi)展览、装置,他(ta)的(de)作品出色地熔结感官与智性的(de)精确、视(shi)觉设(she)计与身体能量,拒绝归类,这只能用一个词来描绘:沈伟。
沈伟领取终身成就奖,身后是(shi)他(ta)的(de)画作。

沈伟领取终身成就奖,身后是(shi)他(ta)的(de)画作。

捧回奖杯后,沈伟回到巴黎,一头扎入舞剧《东坡》的(de)构思和创作。
委约的(de)橄榄枝来自出品过《只此青绿》的(de)中国东方演艺集团以及眉山市歌舞剧院,沈伟身兼导演、编剧、编舞、视(shi)觉设(she)计之职,要把北宋文人(ren)苏轼的(de)诗词和情操搬上台。
“一半兴奋、一半担忧,太难了,不敢碰。”年初接到邀请后,沈伟用了七八个月时间(shijian)回顾中国传统文化,8月底,他(ta)将回到国内,从零开始挑选演员、组建(jian)团队(tuandui)(dui),有望在明年年初交出一部充满东方美学的(de)新作。
毫不意外,创作之路上,沈伟又是(shi)一个人(ren)单打独斗。
一直以来,沈伟作品里的(de)导演、编舞、舞美、服装、影像视(shi)觉,几乎都由他(ta)一手操刀,鲜少找人(ren)代劳。
“要找到和你(ni)有相同品味、相同创造性的(de)人(ren),并不容易。”沈伟说,他(ta)的(de)审美意识里都是(shi)他(ta)的(de)人(ren)生经历,如果合作者的(de)审美和他(ta)不在一条线上,他(ta)要花很多时间(shijian)去解释、去说服,不如自己来更省时间(shijian)和精力。
一个人(ren)单枪匹马闯世界,从创作到生活,沈伟习惯了独来独往,独自面对(dui)一切,从不觉苦,也不畏难。
1990年,沈伟在广东舞蹈学校现代舞实验班创作了人(ren)生中的(de)第一部专业(ye)性现代舞《太阳依旧升起》。1995年,沈伟只身前往纽约,是(shi)中国现代舞的(de)开拓者中,觉悟最早、主动走出国门的(de)人(ren)之一。2000年,沈伟的(de)《天梯》在美国舞蹈节首演,一炮而红,他(ta)在这些舞者的(de)基础上成立了“沈伟舞蹈艺术”,开始真正走入西方主流艺术视(shi)野。
2014年,久居纽约的(de)沈伟首次带着《声希》《春之祭》登陆上海,惊艳四方,从此成了上海滩的(de)常客。2021年,沈伟为上海量身定制堪称“艺术奇观”的(de)《融》,轰动一时。沈伟和上海,因为艺术相聚,正在深度捆绑。
美的(de)“暴击”,这是(shi)很多人(ren)看完沈伟作品的(de)直观感受。他(ta)很少回头看,也数不清自己创作了多少作品,唯一可以确信的(de)是(shi),“我(wo)还很年轻,创作不会停。”
即便荣誉等身、精品迭出,如今每排一部新作,他(ta)仍旧会紧张兮兮,给自己巨大压力。数十年如一日,在创作态度上,沈伟保持了很多人(ren)缺失的(de)真诚。
“提高修养,音乐修养、文化修养、审美修养,学习、学习、再学习。”他(ta)对(dui)年轻人(ren)的(de)建(jian)议很实际,要有耐心,不要急于求成,享受做艺术家的(de)生命过程,而不是(shi)为了目的(de)而目的(de)。
《Summary》由美国舞蹈节委约,2022年7月在终身成就奖颁奖典礼全球首演。摄影:Den McKeown © ADF

《Summary》由美国舞蹈节委约,2022年7月在终身成就奖颁奖典礼全球首演。摄影:Den McKeown © ADF

“不要给中国人(ren)丢脸,要争气”
澎湃新闻(xinwen):在美国舞蹈节的(de)颁奖典礼上,你(ni)的(de)《Summary》全球首演,这部新作将你(ni)的(de)舞蹈和绘画结合,一如既往的(de)唯美。
沈伟:这是(shi)美国舞蹈节委约的(de),对(dui)方问颁奖那天可不可以发表一个新作品,我(wo)说没问题。我(wo)在那里选了9个不认识的(de)舞者训练,待了一个多月。
这个作品有艺术上的(de)总结性,积累了我(wo)过去很多年的(de)经验,包括我(wo)跟绘画的(de)关系、跟视(shi)觉的(de)关系、跟舞蹈动作的(de)关系,都呈现得恰到好(hao)处。
作品长21分钟,小而精,非常耐看,看很多遍都会觉得有意思,我(wo)每次看都很开心、很舒服。舞者也喜欢跳,毕竟我(wo)这么多年都在研究怎么利用身体。
作品有好(hao)几段,但整体又不觉得是(shi)分段,视(shi)觉上在变动,运动上也有变化,一直在流动。舞台深处投影了四幅画,是(shi)我(wo)这两年画的(de),也代表我(wo)过去的(de)一个总结。典礼现场还展览了两幅画作的(de)原作。
澎湃新闻(xinwen):1989年,你(ni)考入广东舞蹈学校与美国舞蹈节合作的(de)现代舞班,从此开始舞蹈之路,如今在美国舞蹈节拿到终身成就奖,有怎样的(de)感触?
沈伟:感触太多了,毕竟表演艺术贯穿我(wo)的(de)一生中。我(wo)第一次上舞台演出是(shi)6岁,拿这个奖已经五十多岁了。我(wo)这一辈子花了很多时间(shijian)为艺术努力,现在拿到这个奖,也是(shi)对(dui)我(wo)前半生奋斗的(de)一个肯定。
我(wo)一直在往前走,从不停歇,也很少回头看过去。这样一看才发现自己创作了那么多作品,去过那么多地方,和那么多观众有过沟通,这些经历突然全都出现在眼前,挺感动的(de)。能得到美国舞蹈节对(dui)你(ni)的(de)付出,对(dui)社会、对(dui)人(ren)类的(de)贡献和艺术创作的(de)欣赏和认可,感慨颇深。
澎湃新闻(xinwen):美国舞蹈节评价你(ni),既是(shi)视(shi)觉魔法师,也是(shi)技术创新者,你(ni)本人(ren)怎么看?
沈伟:不同的(de)评论很多,都可以吧。美国舞蹈节明年90周年了,他(ta)们(men)对(dui)全世界的(de)编舞家集中研究,有经验,有一定的(de)权威,他(ta)们(men)的(de)认可对(dui)一个中国人(ren)来说还是(shi)有它(ta)的(de)重要性。
澎湃新闻(xinwen):你(ni)也会有为国争光的(de)感觉?
沈伟:有的(de),在国外这种感觉更强烈。别人(ren)会用“你(ni)代表中国人(ren)”的(de)眼光看你(ni),做什么事情你(ni)都会告诫自己,不要给自己丢脸,不要给中国人(ren)丢脸,要争气。特别像我(wo),老被人(ren)家看到、说到、点到、评到,一下就跟你(ni)的(de)历史、你(ni)的(de)文化、你(ni)的(de)背景联系起来。
《声希》1999年

《声希》1999年

《天梯》2000年

《天梯》2000年

《春之祭》2003年

《春之祭》2003年

《连接转换》2005年

《连接转换》2005年

《地图》2005年

《地图》2005年

澎湃新闻(xinwen):去美国后,你(ni)很快脱颖而出,起点很高,有因为亚洲面孔遇到过区别对(dui)待吗?
沈伟:多少都有。在一个陌生地方跟外国人(ren)竞争,你(ni)对(dui)他(ta)们(men)的(de)文化不了解,你(ni)要学习更多、掌握更多、付出更多,才能得到机会,让人(ren)家承认你(ni)。
你(ni)们(men)看到我(wo)在国外成功,为什么会成功?事实上很不容易,更不是(shi)天生的(de),没有钱,没有背景,我(wo)一切都是(shi)从零开始,是(shi)通过种种努力得来的(de)。
澎湃新闻(xinwen):这么多年来有觉得特别难的(de)时候吗?
沈伟:难,一直没有停过啊。哪怕今天在美国舞蹈节创作《Summary》,也觉得很难,因为我(wo)每次都想突破,都想对(dui)过去积累的(de)所有经验进行升华。
全世界一个人(ren)跑,去不同的(de)地方工作,我(wo)要克服生活上的(de)很多困难,也要克服和不同的(de)人(ren)打交道的(de)困难,毕竟人(ren)和人(ren)之间的(de)文化背景不一样。
但我(wo)不怕困难。经过几十年的(de)磨练,对(dui)我(wo)来说,世界上没有困难的(de)事情,只要我(wo)有兴趣做,它(ta)就不会难倒我(wo)。
澎湃新闻(xinwen):除了创作上的(de)困难,你(ni)还提到了生活上的(de)困难,以前很少听你(ni)说起这些。
沈伟:昨天跟朋友见面,他(ta)们(men)简直不敢相信,我(wo)一直是(shi)自己买菜做饭,一个星期至少出去买两次菜,家里也不请阿姨打扫卫生,都是(shi)自己动手。家具、窗帘、枕头,我(wo)也自己做。巴黎和纽约家里的(de)窗帘,我(wo)都是(shi)去布店买喜欢的(de)布匹和颜色,自己裁剪,自己手缝。
我(wo)的(de)生活能力非常强,你(ni)把我(wo)放到任何一个国家,绝对(dui)可以一个人(ren)搞定。
生活上的(de)我(wo)完全独立,就像在创作上,我(wo)一定要有能力去独立面对(dui)一切,才能把控整体,依赖别人(ren)会很被动。我(wo)习惯了来去一个人(ren),一般不带助理,除非工作上必须要,短时间(shijian)会用一个。
生活完全靠自己打理,也让我(wo)有了独立思考的(de)一片空间,干家务活也可以让我(wo)转换思维、放松状态、调节情绪、感受生活。
澎湃新闻(xinwen):你(ni)习惯了独来独往,但你(ni)的(de)工作需要你(ni)要和形形色色的(de)人(ren)打交道,会不会很痛苦?
沈伟:所以生活中的(de)我(wo)老是(shi)一个人(ren),因为我(wo)很怕吵。我(wo)的(de)性格比较安静、比较宅,不喜欢社交或群体生活。工作上和人(ren)打交道太多,实际上非常耗精力,工作结束以后,我(wo)希望有独立的(de)个人(ren)空间。
澎湃新闻(xinwen):回过头看,1995年你(ni)孤身一人(ren)去纽约发展,会觉得那时候的(de)自己特别勇敢吗,当时有没有对(dui)未来的(de)担忧和恐惧?
沈伟:为什么都愿意做年轻人(ren)?看到困难也不畏惧,可能是(shi)年轻人(ren)冲动的(de)唯一好(hao)处。
当时离开广州去美国,我(wo)也做了很久的(de)思想准备,挑战很多,一直在酝酿怎么面对(dui)、怎么生存,想到可以在新环境锻炼和学习,又很激动、很兴奋。当时我(wo)什么都没有,英文又不好(hao),完全把自己放到最被动的(de)状态去面对(dui)一切。因为年轻,你(ni)有闯劲,你(ni)也不觉得艰难,想要挑战自己的(de)想法也非常强烈。年纪大了以后,做事情反而会悠着点,不像年轻时那么勇敢。
澎湃新闻(xinwen):现在的(de)你(ni)会不会很感谢那时候的(de)自己?
沈伟:我(wo)非常感谢自己的(de)求知欲,为了能够学到东西,我(wo)甘愿付出代价。书法、戏曲、国画、油画、舞蹈……每一次学习一个新东西,我(wo)都要面对(dui)新的(de)挑战,求知欲让我(wo)有耐心、有韧性。
我(wo)9岁离开父母去湖南省艺术学校,一年才回父母家两次。从小一个人(ren)生存,自己缝缝补补,没有娇生惯养,锻炼出独立的(de)学习精神。
我(wo)对(dui)美的(de)敏感也是(shi)慢慢学习和培养出来的(de),从书法、戏曲、国画、油画,到舞蹈,再到电影,都潜移默化地提高了我(wo)对(dui)美的(de)认识。
澎湃新闻(xinwen):至今有什么遗憾的(de)事情吗?
沈伟:遗憾就是(shi)怕自己在创作时没做好(hao)案头工作,时间(shijian)不够的(de)话,你(ni)学习得不够深入。
《画卷》2008年

《画卷》2008年

《分与合》2011年

《分与合》2011年

《静止的(de)移动》2011年

《静止的(de)移动》2011年

《布兰诗歌》2013年

《布兰诗歌》2013年

《亦非彼此》2016年

《亦非彼此》2016年

《花园里的(de)人(ren)》2017年

《花园里的(de)人(ren)》2017年

“人(ren)是(shi)有趣的(de)高级动物,像一个谜”
澎湃新闻(xinwen):2021年,你(ni)的(de)浸入式艺术现场《融》在上海很轰动,10场展演场场爆满,有没有很受鼓舞?
沈伟:《融》的(de)创作过程非常难。说到《易经》,大家可能很快会想到黑白八卦,脑子里有条条框框,我(wo)是(shi)从另一个角度呈现人(ren)和世界的(de)关系,用现代的(de)艺术表现手法去传递中国传统文化最深远的(de)哲学思想和世界观。
看过的(de)人(ren)都知道,它(ta)的(de)体量、它(ta)的(de)内容、它(ta)的(de)深度、它(ta)的(de)丰富性,不是(shi)简简单单集合一群人(ren),草草率率就可以做成的(de)。
我(wo)在海南陵水的(de)一个小镇闭关了5个月,带了几箱书,一边看书一边研究,累了就画一会画、弹一会琴。我(wo)在那儿不认识人(ren),也看不到人(ren),窗外就是(shi)大海,想买菜做饭,得打车出门。更难的(de)是(shi),跟随我(wo)多年的(de)团队(tuandui)(dui)被困在纽约和巴黎,我(wo)在上海必须重新搭建(jian)制作团队(tuandui)(dui)、启用全新的(de)演员班底,这都需要磨合。
因为波士顿伊莎贝拉嘉纳艺术博物馆有我(wo)的(de)一个大个展闭幕,我(wo)提前离开,没有跟全程的(de)每场演出。最后反响这么好(hao),很开心!上海观众很热情,也调动了很多人(ren)的(de)积极性,用不一样的(de)思维方式来思考问题。
澎湃新闻(xinwen):《融》分为展览、影像、表演三个部分,第三幕的(de)沉浸式表演太震撼了。我(wo)们(men)以前很少有这样的(de)经验,可以和舞者距离这么近,会紧张、害羞、不安,但又忍不住被他(ta)们(men)吸引,挪不开眼睛。
沈伟:这就是(shi)现场演出最重要的(de)一点,是(shi)视(shi)频(pin)和其他(ta)表现方式永远没法替代的(de)。有血有肉的(de)人(ren)在你(ni)面前展现艺术磁场、艺术力量,你(ni)亲眼看到立体的(de)、移动的(de)灵魂,比任何一个艺术媒介带来的(de)震撼力都要大。所以一定要让观众近距离去感受,原来艺术可以那么打动人(ren)。
人(ren)是(shi)这个世界的(de)主要演员,是(shi)非常有趣的(de)高级动物,可以无限挖掘,像一个谜。第三幕就是(shi)探讨“天人(ren)合一”,以人(ren)为中心,每个观众都不是(shi)独立的(de),可能忘记了自己,完全融在里面,跟环境和天地对(dui)话。
澎湃新闻(xinwen):你(ni)做《融》有一个目的(de),带领中国舞者,打开他(ta)们(men)的(de)身体、拓宽他(ta)们(men)的(de)思维,最后感觉他(ta)们(men)有变化吗?大家说起你(ni)都是(shi)发自内心的(de)尊敬。
沈伟:变化非常大,看到他(ta)们(men)的(de)进步与突破,我(wo)非常开心。
我(wo)从第一天开始就是(shi)心贴心地教,把我(wo)所有的(de)经验倾囊相授,把他(ta)们(men)看成自己的(de)孩子一样,让他(ta)们(men)在非常短的(de)时间(shijian)学到更多东西,认识到自己未曾发掘的(de)更多面。排练我(wo)都是(shi)亲自做示范,不是(shi)口头上指指点点,他(ta)们(men)能感受到我(wo)全方位的(de)投入、付出、真诚。我(wo)们(men)相处得非常好(hao),他(ta)们(men)也不觉得与我(wo)有距离,从亲近中受到启迪和感染,跳舞很开心也很享受。
澎湃新闻(xinwen):从2014年到2021年,你(ni)每隔两三年都会带重要作品来上海,包括舞蹈和画作。一开始你(ni)的(de)演出上座率并没有达到预期,现在的(de)你(ni)已经有很多铁粉了。
沈伟:任何事情都有一个认识过程,最开始大家不太了解可能不太关心,看了以后觉得好(hao),一传十十传百,下次就会有更多人(ren)来。
这不是(shi)一朝一夕,而是(shi)长期酝酿、长期耕耘的(de)结果。和上海的(de)观众、上海的(de)合作方、上海的(de)文化艺术圈慢慢建(jian)立了解,才会出现现在这种状态。
澎湃新闻(xinwen):未来还会为上海原创更多作品吗,像《融》这样量身定制的(de)作品。
沈伟:一定会有。《融》有可能明年回归上海。去年10场,场场爆满,每一场其实都加了观众,还是(shi)有很多人(ren)想看没看到。当时就想加场,各方面来不及,因为牵扯的(de)人(ren)太多了。希望明年能回来,让更多观众观看和体验,我(wo)们(men)经验也更多了,我(wo)会看看哪些地方可以做得更好(hao)。
展演还是(shi)在西岸穹顶艺术中心。《融》是(shi)契合那个圆形空间打造的(de),因为圆的(de)建(jian)筑元素,与八卦的(de)圆和中国文化里“天”的(de)概念,一定要这样一个空间。《融》由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中心委约,2021年6月在上海西岸穹顶艺术中心全球首演。 澎湃新闻(xinwen)记者 李思洁 图

《融》由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中心委约,2021年6月在上海西岸穹顶艺术中心全球首演。 澎湃新闻(xinwen)记者 李思洁 图

澎湃新闻(xinwen):受中国东方演艺集团、眉山市歌舞剧院之邀,8月底你(ni)要回国创排《东坡》,你(ni)会给大家带来怎样一部中国作品?
沈伟:以我(wo)的(de)艺术风格,我(wo)不会做一个叙事性的(de)故事作品,但一定要关于中国传统文化,又和现在文明与人(ren)类社会有关联。
我(wo)年初就收到了邀请,一直看书,看到现在,阅读苏轼的(de)诗词、生平,了解当时的(de)环境、背景。我(wo)花了七八个月时间(shijian)去重新回顾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国诗词、中国哲学、中国美学、中国韵律。
没有诗词,就没有苏轼,那么多诗词,怎么选择,怎么传递?把文学中的(de)文字转变成舞蹈和视(shi)觉艺术,还真不容易。
找到我(wo)时,我(wo)有一半兴奋、一半担忧,太难了,不敢碰。国内也做过那么多了,我(wo)怎么去呈现?压力很大。我(wo)从小喜欢中国传统文化,觉得值得,很有意义,所以好(hao)吧,我(wo)接受挑战。从导演、编剧、编舞到视(shi)觉设(she)计,我(wo)都要自己操刀,尽量用我(wo)过去的(de)所有经验来努力吧,能做成就是(shi)一个很大的(de)进步。
8月底回国后至少要待半年。回来还要继续学习,很多资料要在国内查,还没挑选演员,还没组建(jian)团队(tuandui)(dui),创作各方面目前还是(shi)零。
我(wo)的(de)《声希》也是(shi)从老子的(de)文字里出来的(de),不管中国人(ren)还是(shi)外国人(ren),年轻人(ren)还是(shi)老人(ren),都喜欢。我(wo)希望把中国传统文化带到一个更大更广的(de)世界。
澎湃新闻(xinwen):现在的(de)你(ni)定居巴黎,从纽约到巴黎,两个艺术之都有没有带给你(ni)不一样的(de)养分?
沈伟:2017年我(wo)在巴黎安顿了一个空间,有住所,有画室。纽约也有,有工作就飞过去。我(wo)和苏轼挺像的(de),他(ta)没有一个固定的(de)家,我(wo)也是(shi)四海为家,中国、美国、欧洲三个地方来回跑。他(ta)也喜欢书法、画画、美食,我(wo)也是(shi),非常热爱生活。
巴黎和纽约完全不一样。纽约的(de)艺术更聚焦当下和未来,巴黎更宏观,历史性更强,从过去到现在以及未来都有考虑到,因为法国的(de)历史长嘛,概括的(de)东西比较多、更全面。
澎湃新闻(xinwen):和我(wo)们(men)描述一下你(ni)在巴黎的(de)日常吧。
沈伟:我(wo)早上七点起来会去公(gong)园跑步,一星期尽量跑三四次,跑完步回家做早餐,或者路上吃,回来练会古琴。上午工作,学习、画画、写东西、剪片子。午饭有时在家吃,15分钟可以搞定,有时买个三文治,在公(gong)园看书晒太阳一小时,回来弹会琴。下午继续工作。五点简单吃个晚餐,弹会琴,有时去公(gong)园走一走,有时回邮件、回微信,处理行政工作。晚上看看新闻(xinwen),十点半睡觉,最辛苦时九点就要睡了,因为早上起来事情很多。
我(wo)每个星期还要出去买两三次菜,上两次法语课,每天的(de)时间(shijian)都不够用!
澎湃新闻(xinwen):不工作时,你(ni)会在巴黎走一走吗,比如去美术馆看展览、在咖啡馆喝咖啡?
沈伟:会看展,但不是(shi)每天的(de)日常,一星期最多一次。早上跑完步在路边吃早餐时会喝咖啡,平时不会跑外面去喝,我(wo)要工作,时间(shijian)不够用啊。我(wo)来巴黎是(shi)创作和学习的(de),不是(shi)来喝咖啡的(de)。
我(wo)不太见朋友,一个月最多见一次,有时候两三个月见一次,有的(de)朋友半年都见不了一次。我(wo)在创作和研究的(de)中途不想见人(ren),要保持在自己的(de)状态和频(pin)率中,除非很重要的(de)事。我(wo)不会觉得孤独,我(wo)又不是(shi)小孩,要与一群人(ren)去玩。
(实习生王主对(dui)本文也有贡献)(本文来自澎湃新闻(xinwen),更多原创资讯(zixun)请下载“澎湃新闻(xinwen)”APP) 责任编辑:陈诗怀 校对(dui):栾梦 澎湃新闻(xinwen)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xinwen),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wo)要举报 关键词 >> 沈伟
沈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共有:655人留言! 共有:655人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